科学首页 > 科技生活 > 新闻列表 > 正文

"千年寒冬"传言搅动中国能源 引发市场现"煤荒"

http://www.kexue.com 2010-11-23 09:36:51 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煤价高涨之下,电厂、煤炭贸易商纷纷前往山西、内蒙、陕西“抢煤”

  “走西口”

  杨晋要带着手下的三十多人重新“走西口”了,这次是因为煤荒。

  在一张占据半面墙壁的大同市煤矿分布图前,这位山西大同二电厂的燃煤部经理双手叉腰,一脸无奈。

  自从去年资源整合开始之后,这张地图上的小煤矿已经成为历史。原本靠大同市周边二百八十多个小煤矿生存的大同二电厂,现在只剩二十多万吨的存煤,这些存煤还不够大同二电厂烧6天。从办公室的远程监视器可以看到,库容可达150万至160万吨的煤场空空荡荡。

  让杨晋更为难的是,大同二电厂不仅要保证京津唐供电,还要保证大同市的冬季供热。这意味着,在这个冬季,无论煤价多高,大同二电厂也要硬着头皮撑下去。“以前吃小窑煤,结果小窑全部停产,现在吃大窑煤,就必须掏高价。”杨晋说。在各种资源产品涨价面前,迅速高涨的煤价已被网友戏称为“煤超风”。

  长期以来,我国一直存在计划煤和市场煤,其中计划煤要比市场煤价格低。

  以大同二电厂为例,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其6台20万千瓦的老发电机组在享受计划煤,不过,剩余三分之二的新发电机组要全部靠市场煤支撑。

  目前,同煤集团大约每天给二电厂5000吨计划煤,但这是杯水车薪,“一个月的供煤还不够烧两天”。大同浑源县的一位煤矿负责人说,在计划煤得不到保证下,二电厂只好找市长。为了完成“保电、保热”的政治任务,大同市的一位副市长亲自拿着“条子”到浑源县要煤。

  离大同50公里之外的浑源在去年的资源整合中“损失惨重”,惟一开工的一座露天煤矿在政府的号召下开始每天给二电厂供煤一万多吨,“比市场煤价格每吨低18元”,但这只是“三角中顶了一角”,还有每天一万多吨的缺口。

  和他的先辈一样,杨晋只有“走西口”。从山西右玉县过杀虎口,去内蒙古找煤。杀虎口是晋商当年走西口的一个重要通道。现在,右玉县的杀虎口方向已经堵满了拉煤的大货车。煤车司机们开玩笑说,北京的电就是这样一车车拉出来的。

  被放大的信息

  不仅杨晋在“走西口”,国内众多电厂、秦皇岛的煤商都派出了骨干,前往内蒙古、陕西等地找煤。“三西”地区(山西、鄂尔多斯、陕西)的煤炭调出量占到全国的62%。

  秦皇岛大型煤炭贸易商——八达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张卫东也是这拨找煤大军中的一员。目前,他已将手下人遍撒内蒙古、山西。“现在是抢车皮,抢合适的煤,抢发运站台。”

  几个月前这并不是常态。在杨晋的印象中,自夏季用电高峰之后,国内煤价一直下滑到9月20日,其中5500大卡发热量的煤每吨掉了50元。其中的关键在于,席卷全国的节能减排,导致全社会用电量锐减,煤价走低。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6月25日之后,内蒙古即开始施行“煤管票”政策,内蒙古试图通过这一方式限产保价,但这并未得到市场真正响应。真正的转折点来自

  总部位于上海的金融数据资讯企业——Wind资讯统计显示,煤炭开采板块在国庆节后的两个交易日的涨幅高达16.75%,是上升势头最明显的板块,国阳新能、兖州煤业等个股连续两天涨停。

  这种市场异动来自一个气候传言——“千年寒冬”的搅动。这个发轫于波兰的气候传言称,欧洲将迎来1000年以来最冷的冬天。

  当“千年寒冬”传言漂洋过海,抵达中国之时,已是半个月后,尽管如此,它还是搅动了中国的能源市场,其中煤炭市场首当其冲,天然气等其他资源类产品也不可幸免。

  “9月份大家就关注这个说法,当时就有预期,动力煤会有比较好的机会,那时候就看好这个行业。”东方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吴杰说。

  在分析师的眼中,“千年寒冬”带来的变化因素,已被置于全球通胀等宏观因素之前。

  广发证券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陈亮肯定了这样的市场预期。他说,这是给大家找一个涨价的理由而已。陈亮将千年极寒传言在现实经济中的作用概括为:一个说法影响预期,大家都去增加库存,把价格抬起来,形成螺旋型的循环。“在信贷宽松的情况下,大家都会追求资源性和周期性行业。原油、煤炭、黄金这些上游产品的涨价是最容易获益的。”吴杰说。

  这种态势下,“煤超风”已成现实版。

  从秦皇岛山西优混(5500大卡)的平舱价(煤炭运到港口并装到船上的价格)可以看出,国庆节之后,煤价一直在平稳上升,10月25日之后,陡然上升,截至本周一,已累计上升65元/吨。

  和“千年寒冬”传言流传轨迹吻合的是,10月9日开始,蒙煤外运的咽喉——京包线古店口火车站的列车通过能力不断突破历史纪录,10月16日甚至突破100列,为此铁道部运输局还专门通令嘉奖。古店口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的分界口,列车大部分发往秦皇岛港。

  南方周末记者在大秦铁路湖东编组站看到,长达2.6公里的万吨大列车正在火车机头的牵引下,缓缓驶出编组站。这些电煤运抵秦皇岛后,将通过船只运往全国各地电厂。

  还会更猛烈

  “煤价的第一轮高峰期已过,但在春节前还会有第二、第三轮。”张卫东说,“现在贸易商都在打时间差。”

  从秦皇岛港的库存、全国电厂存煤来看,一切属于正常水平——既不要疏港,也不要储煤,全国重点电厂存煤可用天数高达21天。

  但在电力行业相关人士看来,这是“千年寒冬”风起之际,电厂纷纷提前储煤的结果。目前,在全国9.5亿千瓦电力装机中,74%为火电。这些火电厂至今对2008年初的雪灾记忆犹新。

  煤炭贸易商们打的主意是,一定在第二、第三波行情来临之前,提前抢到煤。

  张卫东发现,他们从内蒙古的煤矿拉煤到呼和浩特铁路局的发煤站台,运费已经从每吨18元涨到了25元,“这还是老客户的价格,主要是柴油加不到”。

  京藏高速这条最繁忙的高速上的每个加油站都挤满了运煤车。呼和浩特的加油站只允许加300元柴油,一辆煤车往往要在几个加油站之间来回加油,而且不能保证能加到低凝点的柴油。

  以大同二电厂为例,从鄂尔多斯拉煤到大同的运费每吨为140元到150元,更远的运距可达190元,甚至200元。“运费太不可靠了。”

  分析师们表示,席卷全国的柴油荒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煤炭的运输成本,进而推高煤价。

  分布在内蒙古的煤炭贸易商还发现,即便找到了煤但因为用户太多上不了站台,没办法只好租地,结果每吨平添了10元成本,加上列车损耗,每吨又损失10元,这些都要加到成本中去。

  “电厂的现在存煤较高的好日子,最多也就保持15天左右。”张卫东判断。这意味着,煤价将会迎来新的一轮涨幅。

  这对杨晋以及其他电厂的燃料部经理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11月初,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报告称,高煤价已扼住电厂咽喉。继中部六省和山东省火电企业继续全部亏损之后,东北三省火电企业也开始加入全面亏损行列。

  目前,大同二电厂的上网电价是0.348/度,在杨晋看来,要达到电厂盈亏持平,上网电价还要涨5分。在“市场煤、计划电”的困局下,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事实上,大同二电厂的亏损不止因高煤价、低电价所致,还有“保热”。大同二电厂提供的数据显示,他们每年因保证供热一项就亏损1亿至2亿元。

  煤价越来越高,杨晋的生活越来越单调。为了更好地监控煤炭市场,杨晋现在养成每天看央视《经济半小时》,了解货币政策、经济走势的习惯。这个自诩为经验老到的“分析师”说,一旦掺和了政策因素,就很难判断走势了。

  “电厂已没有淡季,每天都是旺季。”每天紧盯电脑屏幕,查看煤炭库存的杨晋一边用鼠标点着远程监控系统,一边自言自语。(曹海东 徐楠 江雁南)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