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科技生活 > 新闻列表 > 正文

美国公司回收尸体人体组织器官出售 利润颇丰厚

http://www.kexue.com 2012-07-24 10:20:50 网易探索  发表评论

美国人体组织零售利润丰厚

  克里斯·楚意特在位于威斯康星州德福雷斯特市的家中,捧着女儿阿莉萨的照片。女儿去世时只要两岁。在捐献了女儿的器官和组织以后,他决定转行,这样的经历使他有机会重新思考人体组织捐赠问题。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经历了一场家庭悲剧以后,克里斯·楚意特如何从人类组织产业的业内人士转变为这个行业的怀疑论者。

  1999年,他2岁的女儿,阿莉萨,因突发健康问题引起的并发症而死亡。楚意特和他的妻子霍莉,捐赠了他们女儿的器官和组织,这一义举救了另一位年轻姑娘,凯林·阿尔伍德的性命。

  因此,楚意特与凯林俩家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后来他们一起奔走呼吁,宣传人们积极参加人体器官和组织捐献。这就又导致了楚意特的转行,为一家他所在的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器官和组织库工作。

  大多数人都熟悉的器官捐赠,特别是那些电视或电影中描绘的情景:一个器官被放入以干冰冷却的专用冷藏箱里,然后它必须与时间赛跑,空运到其他医院,送给等待救命手术的病人。

  退出之前曾经在人体组织采集行业工作了好几年的楚意特说:“人体组织捐赠是完全不同的,我知道它早晚会是这样的,” “我们正在回收皮肤,骨骼,肌腱,心脏瓣膜,静脉,以及其他这类东西。”

  人体组织不是活体器官,可以等人死后,再从尸体上回收。然后,它可以变成许多医疗产品。每年有150万美国患者使用这些产品。

  从一具尸体上扒下来的肌腱,可用于修复十字韧带撕裂;静脉可用于心脏搭桥手术。人骨磨成粉糊状,可以当作牙科植入物。人骨也能被加工成骨螺钉和骨板,看起来就像在五金店卖的钢螺钉和钢板。外科医生可以用它们来修复腿骨折。

  楚意特说:“当你死了以后,你就不需要皮肤了。但是,你的皮肤对于躺在医院里的6岁的烧伤病人来说,真的是太有用了。” “你的心脏瓣膜,可以帮助一位有严重心脏病的四个孩子的父亲活下去。把你不再需要的组织捐出来,你不但帮助了别人,而且你[身体的一部分],仍然以某种方式活着。”

  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像是赞美人体组织捐赠。不过,这位曾经的业内人士可不是这么想的,至少现在不是。

  “多年来我心里都挺矛盾的。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不,我不会捐出我的身体组织,”他说。“人体组织的捐赠,从根本上说,就像我描述的那样,能帮助别人生活得更好,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但不幸的是,人体组织的捐赠可以轻易地被滥用,例如,他们[西门庆?]也可以用别人的阴茎来进行阴茎植入。”“拿来主义”有可能为有钱男人开发出下一代“男根增大技术”,可以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利益。

  人体组织行业里充满这样的矛盾。人体组织可以救人或改善人的生活质量,但有时它也会被滥用到美容整形行业,例如让嘴唇丰满,把皱纹抚平。[这是“今年40,明年18”的技术。让苦战小三的大奶们永远年轻的下一代美容技术, 一定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人体组织的捐赠一开始是慷慨无私的高尚行为。像楚意特家那样的家庭,捐赠出亲人的遗体。但是,奸诈的商人可以把这种利他主义的好事变为私人盈利的手段。根据该产业自己的估计,现在美国的人体组织公司一年的盈利超过十亿美元。

  据估计,人体组织公司把一具人体分拆零售以后,得到的各种人体组织的总收入,可以高达80,000美元以上的。

  跟人体器官移植的捐赠相比,从人体组织移植中受益的人的数量,可以高达50倍以上。但人体组织移植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几乎无人监管的产业。

  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第一次想到“人体组织捐赠”,是在亲人亡故以后,收到人体组织库的人打来的电话那一刻。

  1亿多美国人在得到或更新驾驶执照的时候,已经签署了器官和组织捐献同意书。器官和组织捐助者在各州都是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称号,即使已经签署了捐献同意书,人们往往不知道人体组织捐献如何进行,捐出来以后,人体组织如何使用。

  有人去世后,人体组织库的代表将首先打电话给其家庭成员,通过筛选问卷方式来确保那个人不是死于某种恶性疾病,以确保死者的人体组织可以安全使用。家庭成员往往不知道亲人生前同意过死后捐献人体组织。如果家庭成员提出异议,人体组织库将不会采集提取死者的人体组织。在美国,每年约有3万人捐献人体组织。

  采集提取人体组织必须在一个人去世后约24小时开始。然后遗体被移交给像楚意特那样的人体组织采购部门去处理。

  采集提取人体组织

  2000年,楚意特参加了这样一家人体组织采集公司。他们一接到通知,马上跳上一架小型飞机,或一辆SUV车,一刻不停地赶去处理那具刚刚被捐赠的尸体。

  他会随身带着用来剔出骨头的锤子和金属楔子。他还带了称为“扒皮器”的进行皮肤切割剥离的专用工具。

  “这东西看上去有点像一种介于奶酪刨丝器和电动剃须刀那样的工具。尽管这么形容它听起来非常残酷,”他说。

  取出心脏,肺或肾那样的器官,需要外科医生那样的精细手术。一旦器官的功能受到破坏,就不能移植了。但是,人体组织的采集更像是屠宰场剔骨剥皮那样的野蛮的粗活。

  楚意特在威斯康星州的“移植资源公司”里,接受了他的同事们的在职培训。

  “人体组织的采集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残酷血腥的过程,真的没有办法干得更温柔一些,更少一些残酷,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得不把人体的骨头生拉硬拽出来,就得这么硬干,才能拔出手臂骨或拉出腿骨,”他说。“我们切割撕开胸腔,剜出心脏,摘下心脏瓣膜。我们从皮肤内剥离出静脉。”

  人体组织采集队成员为自己的本事而感到非常自豪,因为他们有能力在对死人剥皮剔骨以后,完美地重建遗体,居然没人可以在开棺葬礼时看出破绽。一个熟练的人体组织采集团队可以刮掉薄薄的一层人皮,让遗体看起来就像是只有一点轻微的晒伤。或在取出人骨头以后,以木材或塑料管顶替,然后再把周围的皮肤缝合好。长袖衬衫和裤子,将把针角隐藏起来。

  楚意特说,他热爱自己的工作和这个做为人民好事的机会。

  暴利的诱惑

  “当刚刚开始做的时候,“移植资源公司”还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是非常无私的。他们做非常,非常高尚的事情,”他说。“所以那些想回报社会,想加入那件极其高尚的事业的人,就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了。”

  但小型的非营利的人体组织库有一些问题。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认为,他们的记录保存的马马虎虎,他们也未能严格遵守安全程序。

  然后,人体组织库的最大客户之一,“RTI生物制剂”,买下了它。这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人体组织公司,很重视对员工进行更好的技术培训。

  但楚意特说,其实RTI生物制剂更重视牟利。从而引发了一场奇怪的比赛。

  楚意特说,“这就是所谓的“金扒皮奖,”(Golden Dermatome)激励员工从一具尸体上,获得尽可能多的皮肤。[资本主义的贪婪,从上个世纪的“从一头牛身上剥下两张皮”,与时俱进到这种程度了]

  他解释说,购买皮肤的“活细胞公司”(LifeCell)的代表,会出席我们的员工会议,向在一具尸体上扒皮面积最多的技术高手颁发“金扒皮奖”证书。

  起初,楚意特,傻傻地试图赢得这种比赛。

  “起初我其实很在意在比赛中获胜,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后来,我开始进一步思考....我们到底在做什么,”他说。“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不能这样干了,这完全是不对的。”

  毕竟,楚意特曾经是一位捐赠者的父亲,自己女儿的尸体曾经在血污的切割板上躺过。他说,他被残忍的比赛震惊了,并且他还试图劝告人体组织库,希望他们能够更人道地尊重捐赠者的遗体。

  “不是作为处理捐赠礼物的服务员,不是仅仅采集死者家人想捐赠的组织,不是给予每个捐赠者最高的尊重,这家公司实际上是把每个捐助者当成产生利润的机器,捐赠者的遗体只不过是一些原材料,我们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地从这里赚更多的利润,“他说。

  楚意特说,2005年,在作了五年人体组织采集技术员以后,他被迫离开自己的工作。

  对于楚意特的故事,RTI不予置评。但是,LifeCell向NPR递交了一份声明。该公司表示,他们是曾经为人皮组织库颁发过金扒皮奖,但是那其实不是一场比赛,它是为提高人体组织库技师的技能而进行的技术培训的一部分。采集到更多的可用的皮肤,该公司就可以帮助更多的患者。

  声明说:“当我们所有的人体组织库的采集技能提高以后,这项活动就中断了。”

  楚意特说,因为离开他的接近六位数收入的老工作以后,他就一直钱不够花。今天,他管理着一间银行分支。他还自己出版了一本书,叫做“人体组织捐赠的黑暗面”。

  楚意特说,他并不想停止人体组织捐赠,他只是希望解决它的问题。例如说,人体组织库需要更加公开,让人家明白,捐出亲人遗体到底意味者什么。

  眼下,人体组织库打来的电话,可能会解释说,您捐赠的皮肤,可以帮助抢救烧伤者的生命,但他们一般不会告诉你,这块皮肤也很可能高价卖出去,为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美容。更不用说,有人会从捐赠的人体组织里赚上一大笔美金。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